零·红蝶

编辑:洗濯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2-24 15:47:15
编辑 锁定
零·红蝶》是由特库摩开发的一款心理恐怖电子游戏,于2003年11月27日发行。本作是电子游戏《》系列的第二部作品,被广泛认为是史上最恐怖的电子游戏之一。
中文名
零·红蝶
原版名称
零~红い蝶~
其他名称
Fatal Frame II: Crimson Butterfly;Project Zero II: Crimson Butterfly
游戏类型
动作冒险(AVG)
游戏平台
PlayStation 2(PS2)
Xbox
开发商
TECMO
发行商
TECMO
发行日期
2003年11月27日
主要角色
天苍澪,天苍茧

零·红蝶故事背景

编辑
皆神村的原型是日本青森县的一个小村庄。在游戏设定中,黄泉的入口就在这个村庄内,每隔一段时间,村庄将会举行名为“红贽祭”的祭祀活动,用来镇压黄泉内的怨气。如果仪式失败,就会发生“大偿”。到时候无尽的黑暗将会笼罩在村庄的上空,所有村民也会死去,变成幽灵四处飘荡。
皆神村的历史很悠久了,村庄有由四大家族掌控,四大家族也是分别有相应的纹章。这四大家族分别是黑泽家,逢坂家,立花家和桐生家。其中势力最大,也是四大家族之首是黑泽家,世世代代的村长,也是由黑泽家的当主担任的。为了维护村子的稳定每到一段时间就必须奉献出双胞胎,也就是双子,由年幼的杀死年长的,从而释放出巨大的能量,藉以镇守住虚。这种仪式不知道进行了多少次。可以说是生活在皆神村的村民的宿命吧。
19世纪末,日本经历了明治维新之后,经济高速发展,工业,农业生产水平也得到了相应的提高。但由于皆神村与外界隔绝,除了一般的日用品交易之外,很少和外界交往。在游戏中会发现,黑泽家一楼,还有立花家的钟表就是西洋钟。可以看出,皆神村也并不完全是一个绝对封闭的村子。但是皆神村的生活水平和当时日本居民的生活水平还是相差很多的。1915年,黑泽沙重和黑泽八重在皆神村出生,他们的出生可以说彻底改变了皆神村的命运,也改变了天苍姐妹的命运。
1929年,皆神村内黄泉入口怨气涌动,需要进行新的“红贽祭”用来镇守,当时选为祭祀双子的是立花家的立花树月和立花睦月,由于两人的关系特别好,虽然完成了仪式,但由于思恋过重,仪式失败了。这就得需要重新举行仪式了,于是黑泽家的当主也就是祭祀的主要负责人将下一任祭祀目标选定在了自己的两个女儿身上,树月提前知道了这个结果,于是就秘密帮助黑泽姐妹逃脱,但是没想到黑泽沙重在逃脱过程中不幸摔下悬崖,被村民抓回。虽说就剩一个人了,但是祭祀还得进行下去,而村子里面的双胞胎全变成了单胞胎,于是不得已,黑泽家当主黑泽良宽才选择让黑泽沙重一个人举行仪式,看看能不能奏效。
1930年,皆神村进行着仪式的准备,由于之前立花兄弟的仪式失败,这次选用一种补救措施名为“阴祭”,由黑泽沙重自己一个人完成,黑泽沙重一直都以为姐姐会回来救他(皆神村的历史,先出生的为妹妹,后出生的为姐姐),但是却越来越失望,而此时立花树月也在藏之里自尽了。黑泽沙重感到绝望了,同时对姐姐黑泽八重也有很深的怨念,仪式进行了,但是由于怨念太深,仪式失败,经历两次失败之后,黄泉内的怨气涌了出来,将黑暗笼罩在皆神村的上空。发生了恐怖的“大偿”。 “大偿”发生了,村民都不幸遇难了,变成幽灵在村子里四处飘荡,似乎都在做着仪式那一天所做的事情,不断的重复着,重复着......
1988年,居住于东京都的天苍姐妹,趁着暑假放假的时机。回到了之前小时候经常玩耍的地方“水神大坝”。因为听说这里要建成一座“水神大坝”,姐妹俩想回来怀个旧,可是没想到,竟然误入了“皆神村”,展开了惊恐而又神奇的“恐怖之旅"。

零·红蝶登场人物

编辑
天仓澪(あまくら みお)(CV:神田朱未)译名:MIO
本作主人公。性格较为活泼,一直为小时候造成姐姐茧脚受伤的事件感到自责。虽然没有茧的灵感知力强,但有时可以通过接触姐姐而看到灵异景象。追在被红蝶引诱的茧身后进入皆神村,使用在村中发现的摄影机尝试和姐姐一起从村中逃出。
天仓茧(あまくら まゆ)(CV:川澄绫子) 译名:MAYU
澪的双胞胎姐姐。性格温顺,对妹妹澪非常依赖,具有很强的灵体感知能力,一个人行动时易被灵魂附身。年幼时和澪在山中玩时不慎失足跌落造成右脚受伤,行动不便。
黑泽纱重(くろさわ さえ)
黑泽家双子巫女中的妹妹。与茧一样温顺体弱,希望能一直和姐姐八重在一起。
黑泽八重(くろさわ やえ)
黑泽家双子巫女中的姐姐。皆神村变故中唯一的幸存者,由于受到巨大的精神冲击而丧失了记忆。在零系列一代《零~ZERO~》中也有出场。
黑泽良宽(くろさわ りょうかん)
纱重与八重的父亲。作为皆神村的领导人物主持全村的祭祀被称为祭主。虽然很爱护自己的女儿,但为了保护村子不得不做出无情的选择。他自己也曾在仪式中失去了双胞胎弟弟。
立花树月(たちばな いつき)(CV:保志总一朗
被囚禁在皆神村库房中的白发少年。将澪称作“八重”,并不断给予澪种种提示帮助她找寻在皆神村中失散的茧。
立花睦月(たちばな むつき)
立花树月的双胞胎弟弟。
立花千岁(たちばな ちとせ)(CV:米本千珠
树月和睦月的妹妹。性格胆小怕生,对树月非常依赖。因为天生视力不好,为防意外树月给了她一对小铃铛,因此她出现的时候会听到铃声。
真壁清次郎(まかべ せいじろう)
民俗学者。为了挖掘皆神村仪式的秘密,带着从朋友麻生邦彦手中得到的射影机和助手宗方良藏一起来到皆神村调查,之后失去了踪迹。
宗方良藏(むなかた りょうぞう)
真壁清次郎的助手。与树月是儿时的旧友。在皆神村调查过程中听从清次郎的话先行一步离开了村子,之后再回来时发现村子已经消失,而之前本是村子入口处的地方站着已经失忆的八重。在零系列一代《零~ZERO~》中作为调查冰室宅的民俗学者登场。
桐生茜(きりゅう あかね)
桐生家双子巫女中的姐姐。远在八重与纱重时代之前的人物,同样参加了皆神村的红贽祭
桐生蓟(きりゅう あざみ)
桐生家双子巫女中的妹妹。
桐生善达(きりゅう よしたつ)
茜与蓟的父亲。机关(人偶)师,很擅长做人偶。
慎村真澄(まきむら ますみ)
为了水坝建设而来到皆神村周边进行地质调查的调查员。在工作过程中误入皆神村,下落不明。
须堂美也子(すどう みやこ)
槙村真澄的女友。为寻找失踪的男友而来到真澄之前的调查地域,之后进入皆神村,下落不明。

零·红蝶剧情简介

编辑
故事地点建立在黄泉入口的皆神村,为了镇住在黄泉入口鸣动的[虚],举行将[双子]当成[红贽]献出的仪式就是[红贽祭]。但是当镇住虚的力量减弱 时,就必须再献出红贽,否则当虚的怨气爆发,将导致[大偿]发生(跟零的[祸刻]一样)令村子毁灭。而皆神村正好每隔一定的周期就会产下双子,而双子则被 认为原本是一个人,但是却被分开产出,就是为了要当红贽祭中的红贽,因为村民相信在红贽祭中,由双子中的一人杀死另一人时,双子就会合而为一,并释放出强 大的力量,这力量能够阵压住虚,也才能保护村子的平安,而代代担任红赞祭主祭神主的就是黑泽家。
最后一次成功的红赞祭是由桐生家的双子茜与蓟完成的,但是茜在杀了妹妹蓟后感到痛苦万分,於是身为人偶师的父亲为了弥补茜失去妹妹蓟的痛 苦,因而为茜设计了双子人形。然而随着时间的过去,那个妹妹的人偶似乎真的被蓟的灵魂附身(事实上是被其他恶灵附身),像这样被灵魂附身的人偶,人偶师称 之为[躯],传说躯会夺走他人的灵魂,因此是不被允许存在的。察觉有恶零附身在人偶身上时,身为人偶师的父亲决定要将躯丢进虚里,而害怕被毁灭的躯不断告 诉茜不要再杀死她,对妹妹抱持着愧疚的茜,便带着躯的部分零件逃走,甚至最后在躯的控制下,茜终於杀死了自己的人偶师父亲。
平和的日子过去了,皆神村又要再一次举行红贽祭,这次是由立花家的双子睦月及树月举行仪式,他们是心地善良又感情深厚的两兄弟,但是当举行 仪式时,由於树月无法亲自对睦月下手,所以睦月是由祭司杀死,虽然说睦月的确是在仪式中被杀死,并且也被丢进虚中,但是由於树月对睦月的思念太过强烈,使 得红赞祭失败,虚并未被镇压住。实际上这种定期举行的红赞祭称为[阳祭],而当阳祭失败时就必须举行[阴祭],用来暂时防止虚的怨气爆发,以赚取举行下次 阳祭的时间,而阴祭的内容就是将做为祭品的人,举行[身削仪式]变成人柱般的[楔],再丢入虚中。如果当阳祭与阴祭都失败时,便会发生大偿,也就是毁灭的 时刻。因此村民为了补偿阳祭的失败,所以看上了当时来到村子做民俗调查的真璧清次郎以及他的助手宗方良藏,并选定真璧清次郎作为阴祭的祭品,也就是楔。为 了不让真璧清次郎发现他们的意图,村民於是将树月关在藏的牢房里,避免他向真璧清次郎通风报信。然而当树月知道了下一次阳祭的主角将是黑泽家八重跟纱重姊 妹时,便写信给儿时开始的友人宗方良藏,请他将两姊妹带离皆神村,因为树月曾与睦月约定「不要让同样的事再发生在另一对双子身上」,在确知宗方会帮忙与两 姊妹逃走之后,树月以为已经完成了当初与睦月的约定,对於睦月的死一直无法释怀的他,在了无牵挂后於是便在藏里上吊自杀。然而,他却不知道,真正逃出村庄 的只有宗方良藏与黑泽八重
而立花家还有一个可爱的小妹妹立花千岁,这个可爱的红衣小女孩身体一直不好,每当家里有客人来时就常常躲到柜子里,然而当大偿时刻来到之时,她也是因 为害怕而躲在柜子里,可是最后仍然躲不掉死亡的命运。另外,她对於哥哥树月被关在藏的牢房里,千岁把责任归咎於八重跟纱重姊妹,认为如果不是为了要帮她们 逃跑,哥哥也就不会被关起来,因此当澪来到立花家时,她认为澪就是八重,所以对她展开袭击。
仍然蒙在鼓里的真璧清次郎,被以允许他看虚为由招待到黑泽家,接着就被抓起来关到牢里,然后就被当成阴祭的[贽]了。在阴祭中,被当成楔的 生贽所受到的痛苦越大,就能变成越强的楔,於是真壁全身被切割,又被绳子吊着举行提高其痛苦的身削仪式,最后被丢入虚里,结果变成楔的真壁因此对村子充满 着怨恨,因此在大偿之日和纱重一起出现,为了让村人嚐到他所受的痛苦而大肆展开虐杀。
由於立花兄弟的仪式失败,在举行阴祭后的隔年,就轮到黑泽家八重跟纱重姊妹成为下一次阳祭的双子女巫,然而八重为了纱重着想而不愿举行红贽 祭,於是就在仪式当天带着纱重逃亡,再加上由於树月的帮忙,使得她们有机会逃出皆神村,可是在逃跑的过程中,身体较差又常依赖姊姊的纱重,不小心摔下了山 坡,而被村人抓了回去,虽然她相信姊姊一定会回来救她,然而结果八重并没有出现,於是她心中开始产生了绝望,再加上回到村子后她看到树月的尸体而痛哭,认 为都是因为自己逃走的错,所以树月才会死,因而终於断了活下去的念头,於是同意进行红赞祭。然而在缺少另一名双子女巫下,绝望的纱重被用连绳吊死丢入虚 中,可是在仪式中杀死纱重的并不是身为双子的八重,因此即使纱重被丢进虚里,仍然无法阻止虚中的怨气爆发,这个错误的仪式导致虚大开,发生了大偿,於是纱 重和真璧清次郎的灵魂,怀着怨恨随着大偿的时刻降临,把活下来的村人逐次虐杀,边看着村人死去边狂笑的少女,她的笑声据说连村外都能听见,在虐杀完所有的 村人后,纱重在无人的村里静静地等着姊姊回来。
八重和纱重虽然顺利的逃出了皆神村,然而逃亡途中纱重滑落山谷,因而与八重失散.八重因担心着留下的纱重而决定要回去找她,可是却在山上迷 失了方向,等到回到原处时村子却已经消失,不知该如何是好的八重就在村子入口处哭泣,此时因为先前真璧清次郎要他先回去而一度离开村子的宗方良藏,遵守着 和树月的约定再次拜访村子,找到了正在哭泣的八重,由於受到树月的托付,於是宗方照顾着受到冲击而失忆的八重,在相处的期间两人结为连理,之后还生下了女 儿宗方美琴,后来他们夫妻为了调查冰室家的秘密,结果死在冰室家中,美琴就被一代主角深红的曾祖父收养,后来与深红的祖父结婚生下深雪,深雪又生下了儿子 真冬与女儿深红,成为一代[零]故事的主线家族之源。
被毁灭了的皆神村,由於虚的封印被完全解除,闇由虚里面溢出,人们一旦吸入了闇,会在其中见到黄泉,因而发狂至死,被闇包住的村子有着任谁 也无法逃出的黑夜,村子从外面看起来就像是被雾包住的一片森林,然而一旦被引诱进去,就再也不会回来,因此被世人称为[从地图上消失的村子]。若乾年后的 一天,好几年没回来的天仓姐妹来到了许久未再来的森林中,由於灵感力较强遭遇又类似纱重的姐姐茧,受到了纱重的呼唤,因而被引诱至从地图上消失的村子中, 而担心不已的妹妹澪也一路追了上去,至於这对姐妹最后能否逃出这村子中呢?就看各位的努力了......

零·红蝶游戏情节

编辑

零·红蝶设定

双子巫女(御子)
在红赘祭中作为祭品的双子。皆神村中常常有双子诞生,这些双子负担了担任双子巫女的任务。担任祭品的是女孩,便称之为双子巫女,若担任祭品的是男孩,则称之为双子御子。皆神村的习惯上,将先出生者当作妹妹(弟弟),后出生者当作姐姐(哥哥),这点和现代是完全相反的。沿用皆神村的习惯来重新探讨澪与茧的关系时,在澪是姐姐、茧是妹妹的状况之下,结局的光景确实是代表着重现仪式的意思。
双子地藏(双子地蔵)
为了供养在红赘祭中牺牲的双子们而制作的地藏。皆神村的各地都可以看见这样的双子地藏,就连村子外围的地界线都可以看见。
鬼只(鬼只)
在皆神村中,红赘祭里当双子巫女的姐姐(哥哥)将妹妹(弟弟)杀死之后,留下来的姐姐(哥哥)就被称之为“鬼只”,为众人所惧怕且尊敬。成为鬼只者,精神无法负荷的人非常多,这些人往往选择过着隐居的生活。鬼只们死后,被埋葬在朽木里。
红贽祭(红贽祭)
皆神村每经过数十年就会举行一次的秘祭,也称阳祭,为了抑制从存在于皆神村地底下的虚所吹出的暗之力而举行。以双子巫女为祭品的仪式。仪式内容是让双子中的姐姐(或哥哥)亲手绞杀妹妹(或弟弟)后,再将尸体丢进虚里。在最后一次的祭典之前,由于双子巫女中的姐姐黑泽八重逃离了村庄,祭主和村人们只好把留下来的妹妹-黑泽纱重当作祭品吊死,并把尸体丢入虚中。由于不是由身为姐姐的八重亲手杀死她,导致了仪式失败,进而发生了大偿。以怨灵之姿现身的纱重和真璧清次郎,将村人全数虐杀,从那时开始,皆神村就成了“从地图消失上的村落”。
阴祭(阴祭)
在红赘祭失败后所进行的补偿仪式,目的是为了暂时性地镇压住虚,以争取再举行下一次红赘祭的时间。执行阴祭时,必须对活人进行身削仪式,将其千刀万剐后作成名为“楔”的人柱,然后投入虚里,才能暂时安抚虚的鸣动。为了进行仪式,皆神村会将拜访村庄的客人(マレびと)用来做为祭品。据说祭品若是承受越多的痛苦,作为人柱的效果也会越强,
楔(楔)
在举行阴祭时所献出的祭品。做为楔的条件,必须是使用村人以外的人。皆神村会将那段时间拜访而来的客人监禁,并为了进行阴祭而切割其身体,进行“身削仪式”做成人柱。在客人之中,成为楔之前无法忍耐住这些痛苦并且死去的人,是无法成为楔的。
皆神村(皆神村)
以“从地图消失上的村落”而闻名于周遭地区的村子,尊崇著双子巫女。由于拥有被称为“红赘祭”的神秘祭典,还有拜访村子的客人经常行踪不明这两件事,在当时被近邻的人们所畏惧著。这个村子由于地底下埋藏着连接黄泉的“虚”,背负着将这个地方,从暗的恐怖之下拯救出来的被诅咒的宿命。澪与茧的母亲知道这个村子的事情,所以经常要两人注意别玩的太晚而到晚上才回来。这个村子的传说,记载在由从村子里逃出的民俗学者-宗方良藏的手记中,并流传给后世知道。
虚(虚)
存在于皆神村地下深道最深处的地方的巨大洞穴,即是黄泉之路。由于是村子之中最为私密的场所,只有担任祭主的黑泽家当主,还有协助举行仪式的神官与忌人可以接近。对于虚这个神秘的场所,村中有着各式各样的限制,虚的事情不可以说,虚不可以看,在所有的书中也都是禁止记载的。(注:所以不管是书或口语提到的时候,村人都以X来代替。)
大偿(大偿)
因为红赘祭的失败,使得虚的鸣动无法阻止,开始喷出大量的暗(恐怖),让村子被困在永远的黑暗之中的这件事,称之为大偿。由于虚中所喷发的暗的关系,让村人们一个接一个地疯狂而死,无法成佛,而在这永远的黑暗中不停徬徨徘徊。虚每次的鸣动。都让暗更加沸腾,数次之后喷发,逐渐覆盖了整个皆神村,并徐徐的扩散到四周。
忌人(忌人)
是指到虚之洞穴旁执行红赘祭仪式的人们,忌人的眼睛是看不见的。皆神村中严格禁止窥视虚的内部,于是将担任忌人的村民给缝上眼睛,让他什么都看不见,而可以在最靠近虚的地方执行仪式。若有人打破禁忌偷看虚的里面,也会将其缝上眼睛,使他成为忌人的一分子。
红蝶(红い蝶)
零~红蝶中象征性的存在。红赘祭时姐姐(哥哥)绞杀妹妹(弟弟)脖子的时候,被杀死的妹妹(弟弟)的脖子上,会留下的类似蝴蝶形状的红色掌痕。皆神村的人,从以前开始就相信红蝶乃是红赘祭中,做为祭品的双子巫女(御子)的魂魄经过变化之后的姿态。(注:绞杀=所谓的掐死 仪式的祭品=双子中的妹妹或弟弟)
深道(深道)
存在于皆神村地下,非常宽广且巨大的洞窟,最深处是进行红赘祭的场所--虚。黑泽家、立花家、桐生家被链接的地下道所联系着。再者,暮羽神社底下也拥有村子里唯一的对外的深道通路。
朽木(朽木)
好几个世代以前的某一位红赘祭祭主,认为已死的鬼只非常的可怜,为了镇压她们的灵魂,而在这里制作了祠堂,传说是这样说的。但是实际上,从前曾经有双子为了逃出村子,而使用了深埋在暮羽神社底下的深道,当时的祭主对这件事情非常的愤怒,于是建造了这个祠堂,以用来封闭村子里对外相通的深道。朽木里面,供奉著非常多的双子地藏以及红色的风车。

零·红蝶故事

皆神村建筑于黄泉的入口“虚”之上,“虚”会周期性地鸣动,喷发出名为“暗”的恐怖力量。由于双子间的羁绊所产生的力量足以压制虚的鸣动,所以皆神村会定期举行红贽祭仪式,对虚进行压制。仪式中,以双子中先出生的巫女(御子)为祭品,由姐姐或哥哥亲手绞杀后,再将尸体丢入虚中,以平息“虚”的鸣动。这个仪式也称为“阳祭”。在立花兄弟的仪式中,由于立花树月对死去的睦月思念太强烈,导致仪式失败了。于是身为祭主的黑泽家当主只好实行“阴祭”,把外来人切割凌迟变成名为“楔”的人柱,再将尸体抛入“虚”中,以凌迟时的强烈痛苦暂时压住“虚”的力量。民俗学者真壁清次郎因此而牺牲。
这次“阴祭”结束后,黑泽家当主准备以自己的双胞胎女儿黑泽八重与黑泽纱重为祭品,再一次执行红贽祭,以压制虚的鸣动。立花树月为了不让自己和弟弟的悲惨下场再次地发生在八重和纱重身上,于是帮助两人逃出村庄,无奈纱重由于身体虚弱,中途不慎摔下山崖,最后只有八重离开,并失去了记忆。
一直深信八重会回来的纱重,最后被无路可走的祭主和村民吊死,然后将尸体投入了“虚”。由于执行的方式错误,导致仪式再次地失败,于是“大偿”发生了,“虚”中的暗不断喷发,整个皆神村皆被阇完全笼罩。成为怨灵的黑泽纱重及真壁清次郎则从虚中窜出,残杀了全村村民。皆神村一夜之间,成为了在地图上消失的村子。
几十年后,天仓双子来到附近的树林玩耍,为了追上被红蝶诱引的茧,澪走向树林深处,因而踏进从地图上消失的村庄,正式揭开了游戏的序幕。

零·红蝶音乐配音

编辑
PlayStation 2版主题曲《蝶》和Wii重制版主题曲《くれなゐ》皆由天野月子演唱。
主题曲:《蝶》
歌:天野月子/ 作词作曲:天野月子/ 编曲:戸仓弘智
地下に潜り穴を掘り続けた
どこに続く穴かは知らずに
土に濡れたスコープを片手に
君の腕を探していた
つぎはぎの幸せを寄せ集め莳きながら
君の强さに押し溃されてた
焼けつき
焼けつき
剥がれない掌の迹
ちぎれた翼で朱く染まる云间を裂いて
上手に羽ばたくわたしを见つけて
茧に笼もり描いた永远は
どこに芽吹き花开くのだろう
朝はやがて闇夜を连れ戻し
わたしの眸を夺ってゆく
月灯り
手探りで重ね合い縺れては
君の在処になれると信じた
燃え尽き
燃え尽き
戻らない约束の场所
ちぎれた痛みで黒く染まる大地を駆けて
上手に羽ばたくわたしを见つけて
叫んでも闻こえぬなら
その手で壊してほしい
まだわたしを「わたし」と呼べるうちに
抱き止める君の腕が穏やかな尘に変わる
ただ静かに
天を仰いだ
焼けつき
焼けつき
剥がれない掌の迹
ちぎれた翼で朱く染まる云间を裂いて
燃え尽き
燃え尽き
戻らない约束の场所
上手に羽ばたくわたしを见つけて

零·红蝶游戏评价

编辑
《红蝶》获得媒体的积极评价。日本杂志《Fami通》PlayStation 2版戏打出33/40分。在西方,PlayStation 2版在GameRanking和Metacritic的汇总得分为82%和81/100,Xbox版的汇总得分为85%和84/100。
游戏获得GameTrailers 2006年“十大恐怖游戏”的第二名,以及X-Play“史上十大恐怖游戏”的第三名。游戏登上《Game Informer》类似榜单的首位。Ars Technica在他们的Masterpiece系列中为游戏撰写了一篇文章,称游戏是史上最佳恐怖游戏。
词条标签:
游戏作品 游戏 单机游戏 动作游戏 冒险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