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藏人

编辑:洗濯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2-14 10:50:44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信息栏,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居住在四川平武、九寨沟和甘肃文县一带的一支少数民族群体。解放初期被定名为藏族,较长时期以来,白马人对于自己被称为藏族,学术界就白马藏人的族属问题展开了激烈的争论。他们有自己的语言,语音与羌语相近,却没有自己的民族文字,他们不修寺庙,不信仰藏传佛教,信奉苯教,至今保留远古时代的自然崇拜和图腾崇拜。语言、服饰、婚姻和生活习惯也极具民族个性。多数专家已经承认白马人是古代氐人的遗裔。

白马藏人古老而神秘的白马藏族

编辑
平武县居住着一支古老而独特的民族——白马藏族。走进群山连绵、沟谷纵横的大山,眼前会呈现出一片仙境般美丽的山寨,这就是白马山寨。白马山寨的山门造型独特,山门两侧绘着代表白马风情的图案。从这里走进去,就将进入一个古老而神秘的白马藏区。
白马藏人 白马藏人
白马藏族在平武县共有8个乡100多个寨子,最大的乡是白马乡,其次还有木坐、木皮、黄羊、虎牙等乡,分布广泛。
白马人勤劳勇敢、崇拜自然,有他们自己独特、古朴的民族文化。白马人的木屋依山而建,屋内屋外到处都是艳丽的彩绘图案,居住环境十分诗意。白马人以农耕、畜牧为生。每到播种时节,白马人就用长犁杖驾驭两头犏牛,大面积种植荞麦、燕麦等农作物。赋闲的时候,白马人亲手酿制咂酒、捻麻纺线,擀毡织布,过着一种自给自足的原始生活。
一般而言,白马人都有小名、白马语名、汉名三套姓名,每家每户都有汉姓,其中杨姓居多。
白马藏人有自己的语言,语音与羌语相近,却没有自己的民族文字。白马人坚信祖先是从大西北迁来的氐人,即古籍记载的“白马氐”。
白马人与藏族确实存在很大区别:不修寺庙,不信仰藏传佛教,至今保留远古时代的自然崇拜和图腾崇拜,山神为最高保护神;不放牧牲畜;没有天葬、水葬的习俗;食物以五谷杂粮为主,语言、服饰、婚姻和生活习惯也极具民族个性。

白马藏人白马人的鸡翎情结

编辑
白马藏族人的服饰十分奇特,色彩艳丽,以白、黑、花三种袍裙为主,配以各类发饰、耳饰。白马妇女的对襟裙袍是用各种花布镶嵌而成的,腰间系着一条很宽的花腰带,腰带上拴着用麻绳穿成的古铜钱币。在这种袍子下面,白马藏族的妇女们还穿着一种压制着密褶的黑长裙,裙边镶着几圈五彩花边,脚蹬黑马靴;白马藏族的男人穿得很像蒙古服,领口和下摆用红褐色的花边装饰着,腰上缠着同样质地的腰带,还把腰带垂系下来。经过这一套繁琐的打扮之后,白马人不论男女,出门前都要戴上一顶盘形的羊毛毡帽,并在帽子上插上一根或者两、三根白色鸡翎。
白马人制作顶帽 白马人制作顶帽
为什么白马人会有头插白鸡翎的风俗?原来在白马人中间盛传着这样一个历史传说:在久远的过去,曾经有封建统治者派官军来攻打白马人聚居地。白马人拼命抵抗,一年内与官军交战三次。白马人寡不敌众,人数从5万多骤减至300多,只得退居于深山老林。官军并未就此罢休,还想把白马人杀尽。被俘的白马人戎鲁探听到这个消息,于是设法逃回报信。他翻过一道道山岭,疲惫至极,昏倒在地。眼看官兵逼近了,他还没有醒来。这时,山顶上的一只白色公鸡突然发出鸣叫声,将戎鲁惊醒。剩下的白马人得到了戎鲁的通知,全部脱险。为了感谢雄鸡救命之恩,白马人就在毡帽上插上白色雄鸡尾羽作为纪念。
白马人已经把这种风俗演变为一种装饰了。白马男人的头上插一支挺直的公鸡尾羽,用来代表勇敢和刚直,白马女人的头上插三支公鸡尾羽,表示纯洁、温柔。

白马藏人咂酒歌舞待客情

编辑
白马人善良耿直,朴实好客。每每有客人走进白马山寨,他们都会按照男左女右的传统,把火塘摆到靠近神柜的地方,把最好的位置让给客人。待客人在兽皮褥上盘膝坐好,主人马上端出风味独特的自制咂酒,请客人品尝。制作咂酒的原材料是各种杂粮,营养丰富,气味清香。饮咂酒不需要酒杯,而是用一根细竹管吸,像喝饮料一样。
白马姑娘 白马姑娘
为了给客人助兴,白马人会为远道而来的客人献上本民族的歌舞。每当亲朋相聚的日子,白马族的男女老少就会围坐在火塘边,共同举杯,合唱他们最喜爱的《酒歌》。白马人擅长歌舞,唱歌跳舞是他们生活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劳动、节日、祭祀、嫁娶、丧葬,几乎无事不歌,无事不舞。

白马藏人白马文化恐失传

编辑
白马人的种族划分非常有意思,他们自称是“氐人”的后代。白马藏族人从60年代以来,一直要求把他们这一支从藏族里划分出来,成为一个单独的民族。1978年,著名学者费孝通曾经专程赶赴平武研究白马人。虽然至今对白马藏族的归属还没有准确的定位,仍把他们归属于藏族,但是多数专家已经承认白马人是古代氐人的遗裔。
白马藏族人口少、分布散,受教育程度普遍较低。白马人不信奉佛教,他们信奉的是自然神,其中的一座神山“叶西纳蒙”( 汉语“白马老爷”的意思)最受尊崇。平武地区的生物多样性得以完好的保留下来,跟他们崇拜自然的信仰有着直接关系。
白马人祭山神 白马人祭山神
每年农历正月初一到十五日的跳“曹盖”仪式,是白马人最重要的宗教活动。白马藏族没有本民族文字,只有一些在宗教仪式里使用的类似象形文字的符号。白马人不识藏文,语言虽与松潘藏语相近,但仍是一种独特、全新的语言。这种语言的继承,全靠白马人口口相传。大部分的年轻白马人都很少说母语了,他们绝大多数时间都用汉语交流,白马藏族的语言面临着可能失传的境地。[3]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社会 文化 教育